https://www.bpbop.cn

热心姐姐给弟弟的朋友贷款担保,房产险被拍卖

成都市蒲江县大塘镇,陈某某是位出了名的幼儿园老师。她热心、能干,镇上不少人都是她曾经教过的学生。 陈老师 的称呼众人皆知。

如果不是这次为他人的电子配件厂家担保,她将在不久退休,开始享受她安稳幸福的退休生活。 我一辈子办学,受人尊重,得到了不少的奖励,娃娃工作不错,自己也事业顺遂。 陈某某说, 可一辈子对人好,一辈子教书育人,到最后摊上了这种事。

这事得从几年前讲起。2013 年初,弟弟带着一位朋友何某找到了陈某某,寻求帮助,希望她能够用房产为这位朋友做贷款担保。陈某某一开始是犹豫的,她从没接触过这类业务。但弟弟的一番话让她放下了心。

他说他朋友的这个项目是一定会赚钱的,等工程项目做完收到钱就立马把钱还了,房子再拿回来就可以了,不会有什么损失。 陈某某介绍,按照这样的说法,一方面担保没有什么风险,另一方面因为何某是弟弟的好朋友,弟弟求助,自己不能不帮。

于是,陈某某将自己位于北街以及水沟街的两处房产用于了抵押,其中水沟街这处房产系正在办学经营的幼儿园场所。而这个幼儿园几乎凝结陈某某大半生的心血。2013 年 1 月 18 日,陈某某与银行签订了抵押合同。

原本想很快就能将房子拿回,但没想到这一抵押一开始就是三年。而三年之后,其抵押的房产却并没有顺利拿回,且险些遭到折价和拍卖。同时,陈某某的人生也开始经历着剧变。

何某的工程项目具体是啥,又从银行贷走了多少钱,是否如期归还,陈某某并不清楚。她只盼望着能够顺利地拿回自己的房子。直到站上被告席。

案子是 2018 年快要春节的时候开庭的,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到底贷了多少钱,又有多少没有还,而且房子面临着被拍卖的问题。 陈某某自责, 当幼儿园老师当太久了,太容易信任别人,太容易对人好,却分不清事情的轻重和风险。法盲。

2017 年 8 月,何某借款银行成都农商银行蒲江鹤山支行向蒲江法院提起了诉讼。按照银行的起诉事由,2电子配件013 年 1 月 18 日,银行与何某签订《最高额授信合同》和《个人贷款授信合同》,约定由银行向何某提供最高 494 万元的授信,其中授信本金 380 万元,期限为 2013 年 1 月 18 日至 2016 年 1 月 17 日共计三年。

同日,银行与包括陈某某在内几名担保人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以各自所提供的相应房产为何某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其中,陈某某将其位于蒲江县大塘镇北街、水沟街的多处房产进行了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

2015 年 1 月 9 日,银行向何某发放贷款 350 万元,约定借期一年,借期内固定年利率 9.24%,逾期还款按照贷款利率上浮 50% 计收逾期利息。不过,直到起诉,何某仍有 347 万欠款没能偿还。

银行提出诉求,请求法院判令何某立即偿还本金 347 万余以及利息、罚息、复利,同时支付违约金。另外,请求判令在何某不履行上述债务时,银行有权对抵押财产折价或拍卖,变卖多的价款优先偿还。

这个判决在四川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卫平看来是在意料之中的。杨卫平介绍,陈某某曾多次向自己咨询案件的应对办法, 但其实这一类担保案子,法律关系和面临的风险是很清晰明了的,一旦借款人还不上钱,担保人必然需要承担责任,抵押的财产也会有很大的风险。

根据法院的判决:限被告(何某)于判决生效后 30 内归还成都农商银行蒲江鹤山支行借款本金 347 万元及罚息。同时,银行对抵押担保房产享有优先受偿权。

何某并未在法院判决的日期内偿还银行债务。由此,陈某某及另外几名为何某做房产抵押担保的当事人自然得为该笔担保的债务承担责任。

房产是陈某某一生所有。更重要的是,水沟街正作为幼儿园的房产, 办了一辈子学,从零起步,从无到有,割舍不下,还在这里上学的娃娃们咋办! 陈某某没有办法, 只能还钱才能保住房产,保住幼儿桂林电子配件园。

2018 年 12 月 10 日两笔共计 18 万;2019 年 1 月 4 日两笔共计 65 万;2019 年 1 月 15 日,30 万;2019 年 2 月 3 日,18 万;2019 年 2 月 11 日,26 万;2019 年 2 月 26 日,19.4 万余元。

而这笔钱背后,也让陈某某背上了超过百万的巨额债务。 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我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找四周的人借了一个遍,甚至还有几十万的高利贷,一到晚上,想起这些钱就没办法睡觉。 陈某某说着哽咽起来,挠着脑袋。

一生帮助扶持了那么多家庭和孩子,为教育做了这么多事,咋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陈某某不解自己的遭遇,并感到沮丧, 我是个教育工作者,这么多年来,不管如何我都积极生活,但这件事让我太痛苦了,快坚持不了了。

岁末,陈某某面临着债主的催收,但她无能为力。在这团巨额的债务旋涡中,她用力向上,咬紧牙关,但仍然看不见出口。

2019 年 12 月 31 日下午,在陈某某所在的幼儿园内,陈某某当着记者面向何某打去了多个电话,一直没人接听。下午 5 时许,何某才回电。电话里,何某称会想办法,会积极筹钱偿还,但面对陈某某 再给你 7 天时间 的要求,何某并未直面回答。

每次都说会想办法,会还钱,但钱呢?钱在哪呢? 陈某某哭诉, 人家也要找我要钱啊,我怎么办,我一直受人尊重,现在到了这个田地。

在电话的最后,陈某某显得有些无力的 威胁 道: 你不还钱,大家都不要想过好年,我就到你家来,不活了。 但最后,电话那头还是挂断了。

陈某某向红星新闻记者出示了三份由何某手写的书面材料,一份说明书,一张借条,一份还款承诺书。

在签字捺印,落款时间为 2019 年 3 月 30 日的一份说明中,何某称其在成都农商银行蒲江鹤山支行借款合同纠纷案中,陈某某、李某某(陈某某丈夫)替其偿还债务共 1764150 元,其已在 2019 年 3 月 30 日前还款 40 万元,现暂无力偿还剩余债务,以借条形式承认其借到款项 1364150 元并签订还款承诺书。

我何某于 2019 年 12 月 30 日前还款 20 万元,2020 年 12 月 30 日前还款 30 万元,2021 年 12 月 30 日前还款 40 万元,2022 年 12 月 30 日前还款 464150 元。

上一篇:烤箱的使用方法,你知道吗,除了糕点还能做这
下一篇:熊建平:浙江正在讨论出台“促进民营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