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pbop.cn

联邦专家认为 FDA公开扼杀电子烟是一场阴谋

  近日美国宣布了多项限制电子烟的举措,谁才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是大型烟草公司还是制药企业?米歇尔·明顿(Michelle Minton)给出了出人意料的回答。

  米歇尔·明顿是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监管问题和消费者政策方面的专家,该政策涉及减少烟草危害,合法化大麻、酒精、甚至赌博。她是华盛顿特区竞争企业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经常出现在Fox News,C-SPAN和其他主流媒体上。现在,她公开声称FDA实质上是在向美国人民撒谎。

  在斯科特·戈特利布( Scott Gottlieb)专员的指导下,FDA官员一直在对电视广播和社交媒体进行轰炸,试图诱导公众相信美国青少年吸电子烟已经达到“流行”的程度。负面新闻的冲击引起了大众的注意,然而大量调查结果表明,尽管电子烟是100%不含烟草的,仍有大多数美国人错误地认为吸电子烟与吸传统烟草一样致命。

  最近,明顿女士接受了来自Regulator Watch关于青少年吸电子烟的核心问题的采访。她谈到,当第一次在纽约时报中,看到声称青少年吸电子烟率上升80%的报道时,她非常的震惊。

  “我开始注意到关于JUUL和青少年的所有媒体报道,我开始怀疑,这些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因为研究数据表明这根本算不上一场流行病,只有很小比例的青少年尝试使用电子烟,在我看来,这远未达到我在报纸、博客中看到的恐慌程度。”

  她在题为《小心这些暴利牟求者:电子烟恐慌如何使健康积极分子受益》的白皮书中进一步解释。她认为,一些人正密谋扼杀电子烟行业,但它的受益者不一定是大型制药公司或大烟草公司。相反,其中最大的获益者是“反吸烟和健康倡导团体”,而主流媒体也在有意或无意地情况下成了帮凶。

  “误导性的媒体报道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结果,旨在混淆事实并加剧公众对电子烟的恐慌。这也是向政府施压以限制或消除传统卷烟替代品的战略的一部分。正如本文将要探讨的那样,这场制造恐惧运动背后最有可能从中获利的个人或团体是:反吸烟和健康倡导团体。”

  与政客一样,以健康为重点的非营利组织严重依赖富裕的金融捐助者来维持运营,其中许多捐赠者的议程都是秘密进行的。同时,这些非营利组织和健康慈善机构也经常作为公共卫生机构的有偿承包商,作为联邦政府的延伸。

  米歇尔·明顿指出,由于政府机构在法律上被禁止为自己进行游说,他们会通过奖励研究补助金或赞助资金的形式,来诱使这些非营利性承包商为他们进行游说。同时,这些非营利组织也因其不断得到美国政府的公认和推广而获得全球认可。例如,像FDA这样的公共卫生机构可以更容易地通过他们的政治议程。

  作为一个历史性的例子,米歇尔·明顿讨论了过去几十年围绕吸烟的公共卫生危机。在1950年代,吸烟被认为是时尚。以当时流行的I Love Lucy系列的露西尔·鲍尔(Lucille Ball)等女演员为特色的香烟广告很常见。 直到20世纪60年代,一些反吸烟的倡导者(大多数来自医疗领域)才开始宣传吸烟的危害,此后事情开始发生戏剧性转变。

  突然之间,非营利性的反吸烟组织开始遍布各地。直到20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才开始对大烟草行业征收过多的罪恶税,这使得卷烟价格几乎在一夜之间飙升,并为反吸烟的舆论铺平了道路,使之成为常态。

  米歇尔·明顿表示,同样的事情似乎正在电子烟行业中上演,并且它正以更快的速度发生着。

上一篇:世卫组织报告显示:青少年吸烟率仍令人担忧
下一篇:思格雷总经理孙伟中:家电行业营销将才跨界电